Huang'xin / 惶心

我至今还是无法想象,小时候我小小的身子里,每天都会想什么样的东西。但是无疑,那个时候冬天总是最神奇的一个季节,因为它在所有生活的乏味和千篇一律里,增添了很多不同;它在嘴边上,呼出来的空气总会变成白色。它在脚步下,放学的脚下的路总看上去格外干燥。它在天色里,傍晚暮色的到来总显得迫不及待。

《怀念冬天》—— 惶心博客


这个页面修改自 Vi | Thanks to IPinfo.io